苡言不再

晶莹剔透的雪为什么看起来是白色的呢?还有星星,明明闪耀隽永,为什么只在夜里照亮呢?已是二月的尾巴,寒风凛冽作崇却也走到尽头,为什么没能一起等到春天呢?假如这样雪后满天繁星的夜晚,也有它的意义的话。

我最亲爱的小瘸
对不起
谢谢你
妈妈很爱很爱你

看你睡得恬静,便觉现世安稳

小妹妹,新睡姿。

黑蓝44集脑洞

[青峰君,就按你所说的,投篮的时候已经非常集中注意力了,为什么还是不行?] 也许是适应了,夜晚的操场虽然只开了两个大灯,但在月光照耀下一切都清晰起来。黑子弯着腰双手撑在膝盖上以缓解连续投篮的疲惫感,脸上细微的汗珠在月光下闪闪发亮。 [这种事我怎么知道。]青峰捡起地上的篮球,走到和黑子差不多平行的位置,随意一扔,正中篮框中心,[我也只是凭着感觉在投篮。] 虽然黑子说出青峰是最合适的人,但青峰心里仍不明白,他是因为什么原因被黑子认定为‘最合适的人’的。对于投篮的姿态、技巧、手感,这种一本正经的东西并不适合自己,也不能很好的说明。为什么黑子会找他呢。 如果再稍微想深一些,那就是有一种可能,作为奇迹时代的光与影,黑子与自己的羁绊更深一些,那么多时间的练习、配合、玩在一起,黑子仍相信着自己吧。 想到这儿青峰胸中涌出类似优越感和不愉快感相交的微妙感情。感到被这种微妙的情绪左右而嫌麻烦的青峰,再一次扬起手中的球,又进了。 黑子瞪大而闪闪发亮的眼睛也十分烦人,那天他哭了吧,虽然距离很远,但几乎可以肯定,带着那样的表情下场之后,因为被自己打败而哭了。 [青峰君是怎么做到的?] [啊?什么怎么做……] [刚刚青峰君不是一直在投篮么,八投八中。] 被黑子指出青峰才发现,在自己想着乱七八糟的时候,不自觉得反复做着投篮的举动,并且每一球都命中。 [啊,我知道了,哲也你不要太集中注意力,也想想其他的事情,就行了。] [想其他的事情?,青峰君开始的时候不是说投篮的时候要我集中注意力在篮框,其他的都不要想么?] [啊,我平时是那么做的,不过有时候,想想其他的东西,也可以的。] [我还是不明白,青峰君说的其他事情,是指什么样的事情呢?] 黑子一如既往平实的语气也好,与一如既往没有表情的脸也好,都叫人生气,其他的事情就是你的事情啊。放弃解释的青峰径真走到黑子面前,在黑子没开口之前重重地把嘴压在了上面。 大概2到3秒钟后,青峰离开黑子,从篮下捡了一个球扔给黑子,命令道,[现在开始练习投篮100次,不完成不许走。] 说完的青峰捡起旁边的背包,逃跑似的要走。听到背后篮球划过空气的声音,然后是落入篮框的声音,安心地放慢了脚步。 [青峰君,还是谢谢你。] 从背后传来黑子强烈动摇的声音,真是太棒了! 不仅找到了对手,也找到了想要占为己有的东西,想到这儿里的青峰,心情大好起来。

尝试了一下

双鱼今天很背么

被日站大批取消订单、好漕心

一只蜻蛉大人

一只阿虚,几百日元

楼下的三叶草,很认真地搜索长着四叶那一株。